`
 home
宾馆文化常识自助文学机票港澳稻城线路论坛峨眉

 
         
 
 
::景点全览:


最后的香格里拉--稻城亚丁
(2001.9)

  从稻城回来过了近半年才写游记实在是懒得可以,其实不能完全怪我,回来后一直觉得很累,甚麽事都不想做,很有些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打算。回想起稻城就能记起一起同行的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,而不得不惊叹网络之神奇。我们一行中,隋元大哥来自射洪,windy来自上海,龙非鹰的口音听不出是哪的人,但我知道他是从红烧肉的故乡--湖南来的,袋袋来自上海,但很明显的重庆口音,老谷从韶关来,lydia、庄秦、周卫、junet、白云从广州来,花花、小璐、我都是成都的。幸亏有不少人临阵退缩,要不人多得象旅行团我恐怕只有失信于天下,自个儿溜着去了。花花其实叫华华,广州帮(他们有人自称)听不大清楚四川话就一直叫花花。其实广州这些朋友都很好,每个人都是不错的驴友,想想我自负的要陡步背包上亚丁,如果不是庄秦、周卫从日瓦一开始就换着替我背那塞满各种装备的大包,我恐怕会因在高原上超过极限而受内伤。


  我的装备:防潮垫、睡袋、食物若干、雨衣、袜子、肌苷、电筒、游泳裤、16对碱性电池、三角架、一部Laptop电脑、两部数码相机、一部数码摄像机,充电电池三块、充电器、各种数据线。
  我们去的这个季节(加上这个时候亚丁封山修路), 整个亚丁就没有遇到几个游客,象睡袋、防潮垫根本用不着带,食物有一点就行了。一路上食物充裕,甚至连洛绒牛场的饭菜都非常可口,水就更不缺了,藏民很自豪的说从神山上流下的水比那些矿泉水有营养多了。途经泸定的时候还吃到了闻名已久的仙桃(康定也很多),很便宜,以前8分钱一个,现在一角,品质很好的才二角,仙桃的味道可口,但也有个缺点,需要你自己尝了才知道。仙桃其实是仙人掌的果实,在国内只有四川大渡河一带才有,基本上是野生状态,当地人叫仙桃,还有一个名字叫“刺梨”,仙桃上面有与仙人掌相同的刺,如果自己剥皮双手粘到刺虽然不是很痛,但两只手都要不爽很久,洗也洗不干净,一定要注意。

稻城的蓝天
永远难忘的稻城的蓝天
  在法律面前或许不是人人平等,但在大自然面前,上天确是平等的对待她的子民,我们每个人都能享受湛蓝的天空,呼吸到泥土的芬芳。
  由于长期生活在灰蒙蒙的城市里,见到高原的蓝天的时候惊喜不已,感觉心胸豁然开朗,我们都是大地的孩子,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的飞翔。置身稻城,你才会了解未被污染的天空竟然可以这样的蓝,而不仅仅是从图片上看到的经过数码转换过的那一点点伪造的蓝色。很后悔没有更多的时间留在稻城、海子山享受那无穷尽的梦幻般的深蓝和一望无际的寂静。

稻城的雨

  现在知道,九月不是亚丁最美的季节,据当地人介绍,十月中旬是亚丁最迷人的时候,再晚些时候就太冷了。眼下这个季节,稻城随时会飘雨,而且常常是阳光和小雨一起落下,这儿的人不躲雨(不是不躲而是理都不理)。
  
日瓦的民居

梦幻冲古寺

  从日瓦徒步上冲古寺很累,有几次我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,想是一路追他们骑的马的缘故,如果路上慢点就不会这麽累。
  冲古寺与日瓦之间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驿站就龙龙坝,这是我记忆深刻的地方,就在这儿,居然破坏了我陡步游亚丁的心愿。由于一路步行太热我把身上的衣服全脱光了,到龙龙坝时不到下午3点,我拿件短袖穿上,因为与马帮争马费的问题到了管理办公室。马费问题是这样的:在日瓦的时候马帮说在山上只呆三天,第一天住龙龙坝、第二天经冲古寺到洛绒牛场住,第三天从牛场回日瓦,但马不跟着上牛奶海和五色海在牛场等侯,我们对情况不熟就答应了,但现在还才2点过,从龙龙坝到 冲古寺只有三里路,龙龙坝附近甚麽都没有,又还在山里,大家一致要上冲古寺,马帮却死活不肯走,要加钱。大家就在管理办公室僵持着,没办法,马帮人多势众,一口咬定我们答应了就必须那样,要走就要加钱。争了很久,我突然觉得背心有点发凉,山里很冷,但爬山的时候热就没有感觉到。我看看表,天,已经五点过了,这时我才觉得全身都发冷,赶忙去找衣服穿,穿了一件又一件我感到为时晚矣,已到了发烧的边缘,周卫把他的外衣也给了我还是不抵事……不知后来到底是如何谈好的价钱,现在更记不清租马花了多少钱,当时迷迷糊糊的上了袋袋的马,路程很短,脚好受了许多,但心里很难受(不是难过,是因
央迈勇月夜,这幅照片是在新浪驴坛发现的,据作者说当时他没有带相机的快门线
为一直想吐),听说如果普通人在高原上感冒发烧了很难治好,只能回到海拔低一点的地方治。路上经过了些甚麽地方我也不知道,一直闭着眼睛手牢牢地抓着马鞍,心里翻滚得很厉害,有几次差点要吐。晃晃惚惚地我听到大家商量如果我今晚好不了明天就只有骑马下山。小璐说她陪我下去。哇,明天骑马下去,那马帮岂不是要痛宰我们一顿。难道我这一趟就只有缘到冲古?刚才我跟他们争得那麽凶,看情况他们恨死我了,特别是替小璐牵马的那个老藏民,我都病了他还不要我骑他的马,他当我是敌人哪。想着想着,马走得慢起来,我听见他们的欢呼声。应该是到了冲古寺。
  此时天已经微黑,很象小时候的感觉,天越发显得湛蓝,星星离人很近,还有从天际划过的一道银河。四周的黑色其实是一种深蓝色,到处是白色的石块印着天蓝的微光,我在一堆大的玛呢堆旁坐下,现在的光线还足以看见前面的桥、五彩经幡和嘛呢旗,冲古寺旁边的营地的炊烟。一切简直是梦幻,小璐忍不住惊叹好浪漫的地方……
  我很想呆在外面感受一下星空扑面但更想躺在床上,只好进了营地。进屋后我盘坐在床板练习吐纳(老习惯),感觉不那麽想吐后就躺下。大家商量该给我吃甚麽药,几乎每个人都带了各式各样的备用药品。结果那在晚上他们大吃大喝而我的晚饭却是几粒泰诺和消炎药,外加一瓶肌苷、葡萄糖,吃过“晚饭”我向他们要了一个袋子后(防吐),倒床睡去。
  半睡半醒中身上开始发热,出了很多汗,感觉象掉在水里。耳中听着外面热闹极了……一会儿白云请大家吃烤小牛……一会有人感叹天上的星宿好大好亮好多……一会儿有流星飞过,有人在外面大喊大叫(他们怎麽不想想我的感受)……飞过许多流星因此她们在外面叫了许多次……做了几个梦……有人进来问我吃不吃烤牛肉,然后另外一个人在旁边说发烧可能吃不得吧,然后他们又出去……烧得越来越厉害,我想明天肯定无法上山的了,藏区的医院那麽少,怎麽才下得了山找医院,找不到医院,恐怕还会死在稻城……我这辈子没做过多少好事,不可能轻易就上得了西天吧……牛在惨叫……不对,我没事吧,他们刚才就已经烤了牛还问过我……肯定听错了,还是睡了先……
  ……
  第二天醒来不仅病好了,连精力也恢复得很充沛。连我自己都相当佩服自己惊人的恢复力,看来平时游泳没有白游。

  圣水五色海

  上山的路益见陡峭,本来被牛羊踩烂的泥路也变成了用青绿色石块堆砌成的小路,有一段路甚至让我怀疑这条路是不是小溪,流水不停地顺着石块从高处透下来,四周已经没有高过半米的植物,路与悬崖之间有一种奇怪的叶子很大的植物成片长着,耳畔除了流水声就是风声,除此之外只有很偶尔的鸟鸣。
  风吹得越来越大,越过那段青绿色石块堆砌的山路,山地的颜色变得发黄,的确能感觉到空气的稀薄,真想爬在地上吸一口所谓的地气。经过考虑,我决定试一试。找了一处稍平的路,爬在地上,闭上眼睛鼻子凑在一株植物上深深地吸了口气……好象不觉得有甚麽不同的,反而因为爬在地上后又站起来显得很累。由于缺氧,周围的植物和山地的颜色加上前方出现的五彩的经幡,让我产生一种可笑的幻觉,我觉得已经爬到通往仙界的入口,仿佛站在与天界接壤的极地。还好有幻觉的不只我一个人,小璐亦这样认为,其他人呢?没法问,因为他们离我太远了。
  走近经幡,发现这儿还有一块路牌,写着“舍身崖”。舍身崖的故事我在网上见过,相传一位喇嘛在崖顶修行,一位猎人每日为喇嘛打猎,一日猎人恍然大悟,深感自己罪孽深重 -- 猎杀了那么多的生灵,于是他从舍身崖跳下,他变成了佛,飞到对面的仙乃日上,喇嘛觉得自己修行多年成不了佛,也从舍身崖跳下,希望能象猎人那样变成佛,却被摔死。 “舍身崖”的木头路牌下面有把匕首,不管是不是装的但大家都显得虔诚,没人去动那把匕首。崖上有一堆小的嘛呢堆,上面照样刻有经文。这时遮在头顶上的云被吹开,露出尉蓝的天,老天真是待我们不薄,太阳居然舍得出来关照我们一下。
牛奶海


  离神山越来越近,路变得渐渐平坦,从山上融化了的雪水顺着一条小河流下,这就是在路上见到的瀑布的源头,顺着小河走进神山围成的一个山谷,看来是到了牛奶海,牛奶海藏语叫俄绒措(以此类推,康定的木格措肯定是某某海,果不其然,木格措就叫野人海),五月的时候水是奶白色的,现在九月当然没法看到真正的牛奶海。布满石头的路也变成了草地,当时太阳拨开云层不久,斜射在泛绿光的海子上,波光粼粼。 隋元、老谷、龙非鹰、小璐走在前面,不知他们现在有何感想,反正我是没有缘由的很高兴,至少可以休息一下了:)。
  没有高原反应的情况下这一路上山也不是很容易,听说有人过了洛戎牛场后,还没能上牛奶海就因高原反应被抬下了山。虽然挺累,觉得还是值得。我高兴的在离海子很远的草地上打了个滚(太近了草里全是水),等翻身起来的时候发现老谷在对面山坡上变成个小点,隋元已经消失了(到雪线上采雪莲花去),windy和小璐还在那儿陶醉着,来时的路上袋袋和华华正一颠一颠走着。
  来到牛奶海之前一直没有明白为甚麽牛奶海离五色海之间只有0.5公里却要花半个时辰,据说一百位来到亚丁的人,不到二十人能登上海拔四千八百米的山梁!当我手足并用地爬上五色海(藏语单珍措)后终于搞懂,并且开始庆幸事先把几瓶肌苷口服液喝完,这个时候已经对数字没有概念,管他海拔多高,反正走十来步要休息一会儿,喘口粗气也觉得很爽。停在山坡休息的时候,lydia、庄秦、白云、周卫、junet陆续赶到,看他们在下面叽叽歪歪的喊,听不大清楚,但突然传来洪亮的吆喝声,估计应该是藏民,我们这群人应该没谁能如此神武。
  牛奶海和五色海是亚丁的圣水,传说如果在湖边大喊或在水中洗手、游泳会
五色海

引起下雨和雪崩(应该是自然现象)。看着天很明显的开始变阴,我们着急了,连忙大叫“小声点”,喊了一声后,在山头上发神,我干嘛也跟着大叫,真的下起大雨就算有雨衣在这山颠上也不会有好结果,还是趁着太阳普照的时候赶快去看五色海。这时候遥远的地方陆续传来轰隆声,应该是雪崩。穿着红色羽绒衣的windy正在陡坡上双手双脚并用向上爬。
  站在山梁上,俯身望着下面的五色海,虽然没有想象中的漂亮,但这座山的石头呈现出一片灰白色,深蓝的五色海嵌在中间也格外的夺目,正思索着,一阵阳光掠过,五色海的颜色开始变幻,被阳光映射着的不同角度交替着不同颜色,当真说是圣水也不为过。
  五色海与牛奶海都是古冰川的遗迹,也就是海子,其大小与湖泊差不多。坡度很陡,从山梁下到五色海也费了不少时间,有的地方几乎是在松动的石块上缓缓滑行。走近海子才发现水实在是太纯洁(虽然在现代社会纯洁一词已被滥用),原来太阳真的是照在湖底死去的植物上,而湖水不过是把植物的颜色映射成魔幻的色彩。
  另一拨人早到了湖畔,距离有点远,我发现有人好象脱了鞋。由于心里多多少少存有些敬意,我连一点海子里的水也没碰(其实是太累,:D)。后来那四个在五色海里洗了脚的人说他们看见了很怪异的东西(为了他们的安全不点名),在五色海湖畔,对面是耸立的神山,即使是太阳大发光芒的时候神山上方也一直烟雾缭绕,而神山山壁与湖水接壤的地方一片白色,不知是终年不化的冰壁还是白的石壁,就在那一片山壁上,把脚放在水里的四人说他们看到一个象骷髅一样的脸谱,而其他人却无法看见。我们回到洛绒牛场喝酥油茶时才听说,但印象中那片山壁上没甚麽。他们见我不相信说还拍了照片(结果到现在我也没见他们寄来,不知是不是杜撰的),还把手亮出来,结果有一人的手有些肿,一人的脚扭伤了,另一人下山居然迷路了,还有一人不知为甚麽一直没有遭到报应。我说:“你们小心点,下山的路还有这麽长,完蛋了,你们下山只有步行,万一马一失足……”,立即有人表示要徒步下山,只相信自己脚。
  结果这四个人徒步从洛绒牛场一直走了很久,几乎就到了日瓦乡,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除了我没有人下山一直是步行的,因为接近日瓦的时候,太阳简直要晒死人,所有的人都上了马(这四人也不信邪了),我背着包一步一步慢吞吞地蜗行,不走又不行,太阳兀然变得比三伏天还猛,上身已经湿透,口干得直冒烟,我双眼发直,四周全是阳光反射得白晃晃的一片,太阳的旁边连一丁点云都没有,又没有风,我想惨了,只有慢慢地晒到绿野亚丁旅社,走了一段,路旁又有小黑猪在欢快地跑着,不过我已经没有精神去看了。二十分钟后,到了绿野亚丁,休息了很久,我到橱房要了个大海碗,喝了两大碗稀饭还加几个馒头才恢复精神。

世界高城理塘
  在汽车站下了车,这儿天很蓝太阳直晃眼睛,我后悔没带墨镜。
  在理塘逗留了较长时间,我们不仅看到彩色的玛呢堆,到长青春科尔寺受到喇嘛的热情款待,而且还包了一辆破车。
  在长青春科尔寺里,喇嘛们正在进行一项法事,我们发现有另外一些游客,就趁机钻进去拍照,本来想鱼目混珠拍点照片就跑,结果那群游客离开以后,喇嘛们竟然亮出各种POSE让我们拍,连他们充满佛性的大喇嘛也在照相机前摆出种种威严造型。拍了一会儿,又带我们去参观他们自己做的酥油花,彩绘的大壁画,还把我们带到到寺顶俯瞰全景。由于机会难得,每个人都在这里谋杀了与亚丁相当的胶卷。



长青春科尔寺 酥油花 壁画 无门票的白塔公园

  很象在记流水帐,其实不然,下面才是真正的流水帐,大家见识一下。
D1(9月8日)成都(8:00)-泸定-康定(17:00)宿康定,车开得慢,看得出来司机是故意的,因为他老婆在康定。
D2(9月9日)康定(6:30)-剪子弯山(13:00)-卡子拉山4718M(13:44)-稻城(20:30),宿稻城电力宾馆15元,途中未去新都桥。
D3(9月10日)稻城(11:40)-日瓦(17:40),宿日瓦绿野亚丁旅社20元,早晨未找到车,出发时间晚,日瓦见到美丽的彩虹。
D4(9月11日)日瓦(7:30)-龙龙坝(15:30左右)-冲古寺(17:00),宿冲古25元,龙龙坝因马帮问题担搁约2小时。购门票128元。
D5(9月12日)冲古寺(9:00)-牛场(13:00左右)当天14:30左右从牛场出发-16:00差一点到牛奶海,18:00返回牛场,都陡步。
D6(9月13日)冲古寺(8:00左右)-牛奶海(10:00以前)-五色海(11:00左右),全都陡步,一路玩-牛场(17:00左右)-冲古寺(19:00左右),被大雨淋。
D7(9月14日)冲古寺(8:00左右)-龙龙坝(10:00左右)-日瓦(14:10左右),日瓦17:00出发-稻城(21:30左右)-稻城温泉游泳池(23:30)-烧烤、串串(01:00)包车去温泉共30(很破的面包车),温泉每人15元,住宿亚丁人社区20元(干净),可以上网。
D8(9月15日)稻城(8:00)-理塘(13:00)稻城-理塘车票46元。午饭雪梅食宿店,食当地美味土鱼。逗留长青春科尔寺和白塔公园--理塘(15:00)-雅江(21:00)。因后来才发觉包了一辆破车,当时宿此破车,车连夜开向成都。
D8夜-D9(9月16日):雅江(21:00)--折多山(半夜)--泸定(12:00换乘班车)-成都(19:00)
  需要注意的是稻城-日瓦的车,日瓦-冲古的马的问题,其中日瓦-冲古7、8个小时的路程如果体力好宁可步行,慢慢走即好玩又好拍照。 如果租马千万要与马夫讲好行程,因为途中要想更改就很难了。带点肌苷口服液,很实用,保肝良品,即使没有高原反应也可多喝点。若时间多,可再去新都桥和俄初山。

 

旅游咨询邮件:sales@sctour.org 网管邮件:sctour@sohu.com
(C)2002 All rights reserved.Powered by YA NGGUANGWEB http://www.sctour.org
未经本站允许,不得任意从 蜀汉假日-四川游下载图片,不得仿照格式,一经发现我社必将追究法律责任
蜀汉假日-四川游版权所有Tel:0086-28-66002530 86264599(24小时值班)Fax:0086-28-86264599 投诉:86267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