`

 

 
::子站导航::
省外线路
省内线路
九寨旅游
峨眉旅游
港澳旅游
长江山峡
稻城亚丁
西藏专线
港澳旅游
::自助首页::
海南自助
乐山自助
海南自助
九寨自助
青城自助

是哪一个朋友请大家都来谈谈自己的故乡,窃以为这个题目满好的。看小些呢,每个人似乎多少都有些家乡情结的,“我的家乡并不美,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,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,围绕在小村的周围”也可以讴歌赞美了半天,传诵到五湖四海;看大些呢,咱们又可以云游四方,敞开了写去,因为对于人类,故乡的概念,是越走了远去,故乡的范畴也就越大了。

比如,到了第二个省市当兵、上学或者生活了一段时间,我们会有了美其名曰的“第二故乡”,我家先生在保定飞行学院读书,就一直当保定是他的“第二个故乡”;从乡里到了县里市里,会把一个乡的一个县的,划了入老乡的圈子,我是来自邳县邳城的,他是来自邳县岔河的,我们就很近了,到了市里即使是邂逅,也会因乡土乡情而有一种特别的亲切出来,越老越浓;到了省里,一个市的,或者省之北、省之南、省之西、省之东的,也可划了入“老乡”,比如,我是江苏省的,到了南京开会,苏北的就会分到一个组,苏南苏北的无论吃饭和开会讨论,自然分到了两个组,大家语言交流起来都比较容易方便些,苏北是长江以北啊,说话是北方口音,而苏南则是“吴侬软语”的温柔难懂了;出了省,那所有的省内的、再或者走得更远了些,,临近省的朋友都会当了你是“老乡”,99年去厦门,在宾馆门口碰一个安徽做生意的朋友,就当我是老乡了,那之前走内蒙古的成吉思汗陵,自己正在蒙古包里大啖着正宗的手抓羊肉和酥油茶,老板听我说是从江苏来,就径自喊了一个对面开杂品店的朋友来,连云港的“老乡”,带了我去看望了当地做木材生意的徐州人,又用他送菜的车把我穿越沙漠,回到东胜他的家里,在他侄女的床上留宿了一宿,还直说,如果有时间,一定要好好招待我,带我去见他们当地的最高长官,说是南京人,也是个女的,在那里的老乡会经常地聚会呢;再比如:到了北京首都去开会或者学习,咱都是“华东的”啊;到了新疆走了西口,咱们又都是“口里的”了;到了北朝鲜,在海边见到几个朝鲜华侨说汉语,给我海杆一起钓鱼,也是感觉非常亲切;想来在国外,所有的华人都会是有同乡的情感吧,越走了远去,那同乡的情结会越深。私下里窃想,如果美国总统和拉登忽然有一天在月球上碰面了,或者也会热情地拥抱在一起,说一句:“啊!我们都来自地球村!我们是老乡!”当然还要加上一条,如果没有记者跟着采访跟踪报道的话。

故乡的情结,是越老越浓的吧。我们的老一辈人,就比我们更重视老家的亲情一些,越往年轻的一代,随着岁月的流逝,这种情结也就越来越淡了,因为我们比我们的父辈祖辈看得远了站的高了,而我们的后代,又比我们看得远些站的高些,他们生来就从很小的时候生活在互联网的地球村里了,你说他会有多少故乡的概念呢?

扯的远了,“我的家乡并不美”,我出生的时候还是“低矮的草房”,我离开家乡的时候已经是“红砖碧瓦”了,现在再回的时候,楼已经起了许多,镇的规模初具了。记忆中的井水是很甜的,“不是苦涩”。一条大运河的支流从村前流过,也不是“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”,也没有“围绕在小村的周围”,围绕着小村的,梦里还是那条从洪福山上流下来的小溪,那是现实中早已干涸了的。曾经在自己的一篇习作散文《你好,校园的早晨》里写过这样的句子:“最早的一个校园,是属于爸爸妈妈的。家乡的小溪潺潺地流淌,我光着脚丫提着鞋袜从母亲讲述真理的课堂溜走,从父亲寻找健康的课堂穿过,与那参天的银杏林比个子,与那小鸟儿赛唱歌,也学着鸟儿张着衣裳角儿做翅膀飞啊、飞啊,去追寻那银杏林间调皮的阳光,直追到后山上的泉眼旁。老人说,这眼泉通着海呢。那时感觉很神秘,不敢下那水啊,怕被吸了进海里,再也见不到我的小鸟,我的银杏树林,还有我的爸爸妈妈的课堂,可那水总是吸着我啊,后来就偷偷地折个小小的纸船,放了进水里,跟它说:船儿啊,船儿啊,替我去大海吧,穿过可怕的黑暗,你会看到更大更美的学堂。然后便逃了下山,再见到妈妈时,鞋袜都只剩了一只。以后再也没有勇气去看那泉。 ”

曾涂鸦过一首《贺新郎*话说徐州》,以此作结吧,欢迎大家到俺们江苏徐州来看看啊!
把酒与君说:九州一、刘邦高祖,大风歌热。多少英雄空余恨,都付白骨邀月。放鹤亭、东坡曾卧。燕子楼头惜雁过,楚王陵、汉画朝朝拓。念去去,懒调瑟。


 

 

蜀汉假日-四川游版权所有联系:sales@sctour.org
(C)2002 All rights reserved.Powered by YA NGGUANGWEB
未经本站允许,不得任意从蜀汉假日-四川游下载图片,文字等,不得仿照格式,一经发现我社必将追究法律责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