`

 

 
::子站导航::
省外线路
省内线路
九寨旅游
峨眉旅游
港澳旅游
长江山峡
稻城亚丁
西藏专线
港澳旅游
::自助首页::
成都自助
乐山自助
海南自助
九寨自助
青城自助



 自从陈逸飞这个“外来的和尚”把双桥念成《故乡的回忆》,周庄便成了好多人的“故乡”,于是就有好多人到“故乡”来寻找自己或别人的梦。一幅画改变了周庄的命运,这是画家陈逸飞做梦也想不到的。 
  现在的周庄,已经冲出周庄,走向世界了。 
  周庄最大的变化是人多,多到什么程度?就说双桥,作为最佳寻梦处,现在从桥上过可得留神,转身猛一点,没准就有人掉下去。人多,事也多了。还说双桥,常有人为在最佳寻梦处摄影留念而奋勇争先,甚至动了干戈,这是小事。在街上租房子做生意的人,觉得营业面积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营业额的需要,私自把后墙拆了。那堵墙就算是宋砖元瓦,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赚钱要紧。再说环境,零点几平方公里的地方,一年接待好几百万人,污染是绝对的。那些在周庄开会的APEC大员们哪里知道,他们看到的清澈见底的河水,其实是自来水。周庄古镇区的河道里分布着好多自来水的出水口,逢节日或重量级人物来访,就放自来水增加河水的能见度。甚至连那些更玄乎的最现代化的社会问题周庄都有,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,留下老人在家带孙子,这是空巢现象;老街白天游人如织,晚上空无一人,这是空心现象。用不了几年,整个古镇区会完全空心化,变成一个没人住的公园或博物馆,你信不信? 
  现在的周庄人可是“人心不古”喽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刚开发旅游时,周庄的门票才一毛五,现在可是六十块。在古镇区进口处有不少人自告奋勇为游客当导游,一次二十块到五十块不等,看人数。这些人当地称“野导游”,多数四五十岁,男女都有。“野导游”声称帮你逃门票,够有诱惑力吧。等进了古镇区才发现,上当了。原来光进古镇区不进景点不要门票,而不进景点好象又不太妨碍领略古镇风光。 
  周庄有好多头包毛巾,身穿碎花布大襟罩衣,四五十岁甚至六十上下的“歌女”,或独来独往,或三五成群。到处都能听到“江南小调”,其实都是些耳熟能详的创作歌曲,有《四季歌》,《採茶舞曲》,甚至还有《路边的野花不要采》,歌词多是重填的,挺粗俗,用方言唱出。游周庄本为寻梦,但“歌女不知游人梦,隔岸尤唱《四季歌》”,段与段之间的小过门“铛哒锒铛铛嘀锒铛(12352165)”——是唱而不是用乐器奏出来的——还挺逗,也挺煞风景。用的乐器是一种象敲木鱼一样敲击演奏的“响木”——大小如两盒烟的中空木块——这应是地方特色。有时歌女们坐在路边,你只要多看她一眼,她就开始对你歌唱,甚至载歌载舞。你若佯装不见,算她讨了个没趣。她们用带着几分呆滞,几分乞求,几分无奈的目光,望着从身边走过的游人。那目光,让人心里挺不是滋味。她们是附近的农民,旅游业的发展让她们多了一种副业。 
  周庄人的“世俗”,和游客梦中水乡小镇应有的淳朴自然大相径庭,让不少人大失所望,感叹保护民风比保护青砖黛瓦更难。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就许你们北京上海有票贩子外汇贩子,不许人家当“野导游”当“歌女”?人家不就俗点嘛。更有社会学家说:“保护周庄,不应停留在对古建筑的保护上,人类的文化遗产不仅仅是青砖黛瓦,应有以外的东西。”这话不知从何说起。你们吹空调坐电梯,上大饭店吃年夜饭,让人家住又潮又霉又挨蚊子咬的老房子,在床上翻个身整个楼都跟着响,还不许人家换个柱子换块砖什么的,还得坚守纯朴民风让你们觉着自己特现代特居高临下,这公平吗?告诉你说吧,赶明儿有钱了,这破房子人家还不住了。再说了,这民俗可以记载重演,民风怎么保护?总不能象保护昆曲那样,把民风也列为“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”吧? 
  仔细想想,觉得周庄的变化是那么自然而然。 
  还说桥,富安桥比双桥更有特点,更有人情味,桥身四角建有两三层高的桥楼,彼此不过数米,隔水隔桥相望。桥楼从前是茶馆,理发店和小卖铺。那时的富安桥是小镇最重要的社交场所之一。周庄人在桥上纳凉聊天,在桥楼里喝茶,理发。东家晚饭吃什么,西家当晚就知道。不过两千人的小镇,没隐私,因为有富安桥。文革时聊天说话的人少了,桥楼变成了住家,也没人来理发买东西了。后来小镇通了电,然后有了电风扇,再然后有了电视机,富安桥变得越来越冷落了。 
  周庄“镇为泽国,四面环水,咫尺往来,皆须舟楫”,这种自然环境,不仅造就了“小桥、流水、人家”的江南水乡风貌,还承全了周庄的繁荣。在陆路交通落后的古代,水上交通的优越性更明显,明初的沈万三能在周庄发大财,成为江南首富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借助水路通番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搞外贸。那时的周庄人,相比之下,说不定特市侩奸诈。另一方面,河湖的阻隔,也使周庄避开了历代兵火战乱,较完整地保存了明清时期水镇建筑独特的格局。等到公路特别是铁路交通发展起来了,周庄就逐渐显得偏僻落伍了,也因此较少受到现代文明的冲击。周庄有公路通汽车的历史不到二十年,从前与外界的联系只有两条线,每天两班昆山轮一班苏州轮。大跃进时也拆过几间房子炼钢铁,文革破四旧居然没彻底砸烂,你说周庄有多落后。 
  三十年河东,四十年河西。现在久居闹市,倍感生活压力的人们,开始越来越多地回忆“故乡”了,来“故乡”寻梦的人也越来越多了,周庄又火起来了,那种江南小镇特有的恬静,从容,幽淡的生活景象从此却不复存在了。看到周庄的变化,陈逸飞说“我把周庄害了”,估计他说这话时特后悔特痛心疾首。 
  其实,人多总的来说还是好事多。去年周庄的游人超过150万人次,旅游收入4.2亿元。今年“十。一”黄金周,小小的周庄,门票收入竟然列全国第七!现在的周庄,可不是陈逸飞回忆故乡时的样子啦。那些有保存和观赏价值的建筑都是经过修葺一“旧”的,另外还新建了不少“老房子”,原先那些东拉西扯的电线和乱接乱埋的上下水管道,现在都重新规划,入了地,这得花多少钱呐!要不是陈逸飞,周庄说不定早完蛋了。同属苏州地区,号称“第二周庄”,“古镇极品”的沙溪,因为旅游业没开发,也没钱维修保护古建筑,现在整个一个破烂摊子。而在周庄带动下,周围几个注重旅游开发的古镇,古建筑保护得也很好,比如甪直镇,同里镇。陈逸飞看到这些是不是该特欣慰? 
  现在的周庄人什么没见过?连外国总统都一拨一拨地见!北京搞民主选举有什么稀罕?周庄民主选举村长,美国前总统卡特还来观摩过呐!上海不是能折腾高科技吗?周庄的“中科昆山高科技产业园”可是国家传感器生产基地,去年销售额7个亿。 
  周庄的旅游开发还可以往大了说,听听龙永图的:“周庄向全世界显示了一个国家,在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和对外开放的同时,仍然可以很好的保留它们的民族文化、民族传统和民族的价值观念。”其实不仅仅是周庄,就连咱最牛的城市里最牛的建筑,上海的金茂大厦,也是如此。不管大厦里的人和内部装饰是否民族是否传统,就说那外形轮廓,设计师的灵感哪儿来的?杭州的六合塔!宋朝的东西! 
  经济全球化对民族文化、民族传统和民族的价值观念的影响和冲击,实在是一个难以琢磨的东西。周庄已经融入了经济全球化的洪流,且不说经济全球化中最表层的旅游业——直接实现文明碰撞,就说物化着人类精神的物质产品,没准欧洲哪个机场自动门上用的传感器就是周庄生产的,也没准比尔盖茨用的鼠标就是在昆山打工的周庄人组装的。仅就周庄本身作出预言应不太难,“周庄集中国水乡之美”,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“世界文化遗产”预备清单,象苏州园林或出土文物一样,无疑将会得到很好的保护,永远反映着我们曾经有过的民族文化、民族传统和民族的价值观念——就算它变成楼兰古国。 
  但是,我们未来的精神家园又是什么样呢? 
  想不明白,爱谁谁吧。反正,经常回忆回忆“故乡”应该没错。

 

 

蜀汉假日-四川游版权所有联系:sales@sctour.org
(C)2002 All rights reserved.Powered by YA NGGUANGWEB
未经本站允许,不得任意从蜀汉假日-四川游下载图片,文字等,不得仿照格式,一经发现我社必将追究法律责任